午后,图书馆靠窗一角,我翻开还剩一半的《轻舔丝绒》接着读。

维多利亚时代。南希爱慕着姬蒂,从一个牡蛎女孩到音乐剧明星;遭姬蒂背叛,逃离活脱脱成了男妓;被戴安娜包养,被她呼作“小婊子”;关系撕裂被赶走,寻找“男妓时期”有过一面之缘的弗洛伦斯,她也是女同......

五点多了,夏日的光线开始变得温和。我再也读不下去了,南希的欲望几乎从书里蹦出来冲击着我。合上书,“今天的分量足够了,往下看一点轻松的东西吧。”抱着这种轻松的心情,似乎总会遇到很好的,我几乎是一气呵成地读完了金梨最新的短篇小说——解体工事。(对了,描述看书为读书,虽然我的口并不发声,但是脑子在念)

他站在窗前,邊看風景邊轉動磨豆機的手柄。長期從事建築事務的人大多有著類似的精壯的體型,但星野先生的身體線條更均衡一些,沒有突兀之處,我的視線在他身上,可以十分順滑地移動,不會在哪裡卡住。

格外喜欢这段,停顿联想好久。就在昨天,我的视线就是如此在学弟身上滑过的!也是午后,几乎此时此刻。临近篮球比赛的缘故,和别的学院的男生打完热身赛,又被女篮拉过去陪练。结束后,腿酸得不行。之前有注意到一个熟悉的学长也在打,便过去盘腿观望他们。其间一个男生,穿着黑色短裤白色体恤,奔跑不止的身影很快吸引了我。

他基本只在三分线外,无球跑位,接球投射。跳投时,悬浮在空中的姿态并不僵硬,看起来特别舒服。熟悉的那位学长充当指挥者,他呢(天哪,我连名字都不知道!)默默得像伐树工人一样。

宿友回来了,热闹回归,就写到这儿吧;)